中国基建狂魔再提速,一开始竟是因为拉了这个群?

中国过去超常增长的“突变”是怎么引发的?地方政府间的竞争如何影响城市和经济?之前纷纷IPO(一次性取得卖地收入)的城市政府,接下来该如何“经营”?作为个体,我们该如何把“危机”变成独特的机会
转载自◎智谷趋势(ID:zgtrend) |  逍道一
 
在不久前刚闭幕的世界杯上,“基建狂魔”是绝对的主角。
 
 
图示:哈马德机场与多哈新城鸟瞰
 
世界杯主场馆、多哈哈马德机场、哈马德港、卢塞尔新城、地铁,无一不是“基建狂魔”的手笔。
 
不过比起在中东平地起高楼,有一条最近刚刚开通的铁路,更牵动亿万国人的心。
 

 
 
2022年12月26日早8时,一列涂装颇为“新鲜”的动车组列车停靠在成都南站1站台。红绿相间的条纹,点缀在白底的车厢,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图源:中国铁路
 
中国铁总素来以沉稳著称,动车组涂装早已是多年不变。今日突然换装,想必非同小可。
 
这是专门为成昆复线研发设计的CR200J新型动车组,除了由中国红、中国白、长城灰、国槐绿4种主色调构成的新涂装,车厢内部也重新设计,为了适应成昆复线桥隧道过多产生的压力差。
 

图源:中国铁路成都局有限公司
 
成昆复线全线开通后,成都至攀枝花、昆明列车旅行时间大幅压缩,最快分别5小时03分、7小时23分可达。
 
相比1952年修建的老成昆线最高时速80公里(多段限速30公里),一切恍若隔世。
 
半个多世纪前,成昆线沿线被外国专家断定为“筑路禁区”——几乎囊括了暗河、泥石流等所有地质灾害现象,地震烈度在7度以上的地段达500多公里。
 
为建设老成昆线,30余万参与建设的军民,靠钢钎大锤、肩挑背驮,付出了沉重代价。平均每公里就有两名筑路者牺牲,沿线建有22座烈士陵园,2000多名革命烈士长眠于此。
 

如今建筑技术已经先进太多  图源:西南铁路
 
当年拼了命也要修成昆线,很大程度是为了改变大西南,尤其是云南闭塞落后的面貌。
 
不过如今云南可谓日月换新天:昆明长水机场、蒙屏高速、元漫高速、万万高速、香丽高速……这些工程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将一切天堑变通途。
 
这些大工程都是云南建投所建设的,“2022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上排名第164位的云南建投,是“基建狂魔”的重要一员。
 
在各种技术的加持下,“基建狂魔”正在努力摆脱“闷头苦干”的形象。
 
比如中建集团近几年研发创新量年增速保持在30%左右,相继攻克了一系列卡脖子技术。其对水冰转换难题的解决,让国家游泳中心从2008年夏奥会水立方,变成2022年冬奥会冰立方。
 
施工装备的现代化也成为助力“基建狂魔”的神器。比如三一重工scc40000a吊车,是全球最大的4000吨履带起重机。在地下,则有世界第三大开挖直径盾构机的国产盾构机“京华号”。
 

 
但“基建大国”到“基建强国”的升级打怪,从来没有一片坦途。其最大的痛点,是建筑行业对人力的依靠庞杂而巨大。
 
近年服务业、制造业、甚至农业都在积极拥抱数字化。但就是由于“人”的原因,一度成为建筑行业数字化的掣肘。
 
比如,建筑行业工作地点流动性大,对移动化工具需求很高。既有系统大多基于PC,显然很不方便;
 
比如,建筑行业场景复杂,有的在一线工地,有的在后台办公室,对不同职能部分协同要求极高;
 
再比如,建筑行业没有一栋房子、一条高速是一样的,所有业务需要定制化,涉及流程太多,没有任何一套统一系统能够顺滑管理、顺利落地;
 
更现实的问题,还是建筑行业从业者流动性大,且教育水平参差不齐。一旦人家觉得麻烦,宁可放弃数字化工具,转而继续堆人力、耗精力。
 
难处确实挺多,看来建筑行业数字化,任重道远。
 
 
建筑行业所涉复杂,数字化的破题方式并不唯一。不同建筑集团公司的不同探索,为接下来中国建筑行业的数字化,探索了不同的路径。
 
在云南建投眼里,数字化破题的“牛鼻子”是供应链。
 
云南建投业务涉及水利水电、公路、港口、码头、铁路、轨道交通、市政道路、综合管廊、污水处理、能源、机场等,遍布在全国多地及东南亚3000多个在建项目。
 
而它的上下游还有近万家分包单位、5000+供应商,加上其中涉及资金流动时的节点比如银行和保险公司,以及下游的90万建筑工人,构建起了一个极为复杂的产业供应链。
 
云南建投通过低代码,在钉钉上搭建了一个进销存的管理系统,把供应商、现场管理人员和财务系统都打通。
 
好处立竿见影:超10家供应商和分包单位、主要合作方、近百家分包单位和90万农民工,都在一个钉钉上,实现信息、流程、数据在线协同。
 
这个平台,覆盖10万家供应商之间,包括招采过程协同、要货供货协同、班组领料协同、结算对账协同、供应商考核评价等闭环管理。
 
随着供应链上各个环节信息流的打通、流动与沉淀,产业供应链的逻辑随之通畅起来。
 
至此,云南建投交出了自己的数字化作业——利用自身龙头地位,带动整条产业链上的企业、合作方、供应商一起。
 

 
如果说云南建投顺应了数字化转型的“链时代”大趋势,安徽鲁班集团则是反其道而行之,立足于解决一个个具体场景的数字化症结,然后以点带面的突围。
 
安徽鲁班集团成立于1991年,集团建筑业拥有国家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工程设计建筑行业甲级资质。集团公司业务范围遍及北京、上海、山东等十几个省市及省内各大中型城市。现有总资产45亿元,员工两万余人。
 
工程实践中的场景痛点,一度困扰着安徽鲁班集团。
 
建筑行业的工作不像服务业坐在办公室里,也不像制造业可以通过流水线的数字化,完成标准化动作。建筑行业的无数一线工地,可能在隧道里、大山里、水库旁,属于开放式的非标准化工作环境。
 
以材料录入为例,这是工地上最常见的工作场景了。
 
每一个具体的工程项目,有一个环节与其它行业一样,就是需要接收和发送很多材料。之前都是由Excel来录入、整理和传递,这个放在别的行业也许没毛病。但工程项目照搬和沿用,麻烦就不小。
 
你想象一下,为了事后核对,得附上材料的照片。很多时候会要求车进来拍一张照片,送货的车出去拍一张照片,材料卸下来以后,也要拍一张照片。
 
到最后呢?Excel一行一行录入,照片也在Excel表格里一行一行粘贴,这个工作量,大得可想而知。
 
有时因为人工录入慢,经常到了结算时财务系统上都还没有收到供货记录。导致管理层实际上对项目成本的管理几乎是一种完全失控的状态,很难辨别现场到底发生多少成本,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鲁班集团找到了立志于为工程企业提供一站式工程数字化管理的SaaS平台产品——斗栱云。
 
在斗栱云上,上面的场景难题迎刃而解。
 
现在再遇到收货的时候,手机打开会有入库单。人只要调一下,或者要求高的话让供应商在送货单上打个二维码,供应商选一下要收货订单自然就出来了,再选一下对一下数量,拿手机把需要拍的照片都拍一下,点一下提交就结束了,不用在Excel里将每一张照片都抠出来核对。
 

 
类似的场景还有很多。安徽鲁班与斗栱云的逻辑,就是在这样一个一个场景的攻克中,一个一个问题的解决中,让建筑数字化爆发出星火燎原的力量。
 
其实鲁班集团在选择斗栱云之前,已经称得上建筑企业数字化的先行者,尝试过很多数字化的工具。但依旧存在沟通和业务分离的问题。另外在数据确认、时效性上也有提升空间。
 
问题到底出在哪?
 
另外,SaaS并不是新鲜事物,而是早已有之。事实上,业内已经有相当多成熟的SaaS工具。
 
斗栱云和他们基于钉钉开发的酷应用,到底有何特殊之处?
 
 

“建筑行业客户在数字化的过程中所遇到的最核心问题是,如何才能快速地将数字化工具推广到项目的每一个工地?”

 

 
斗栱云创始人兼CEO杜文宝一语道破:

斗栱云的核心优势是能够做到开箱即用,大幅降低了施工企业对于数字化的上手难度,SaaS化的产品几乎不需要实施和部署周期。

 
斗栱云CPO邓宇明接受智谷趋势专访时,进一步道出了其中的玄机:

行业内的数字化工具,其实已经足够优秀。但这些数字化管理系统都存在一个通用现象——系统紧贴业务,但逻辑很复杂。

 

功能特别丰富,界面也很漂亮。当整个建筑行业的企业真正去用这些数字化工具时,开始的时候感觉特别热闹,到了后面逐渐就冷冷清清。说白了,无法推动一线员工使用。

 
说白了,这些应用是给上帝看的,不是给人用的。
 
为什么说不是给人用的?我们还是回到具体的业务场景举例。
 
工程业务场景离不开沟通,有时是电话、有时是微信。回到具体项目,又需要打开对应的业务应用系统。于是乎,项目进程就需要无数次在沟通界面与不同应用系统界面间反复切换。
 
对公司管理层而言,同时跟进多个项目属于家常便饭。这样一来,切换频率将随之呈几何级暴增。这对所有人,都是一场灾难。
 
使用斗栱云这一酷应用后,大家可以基于项目建群,实现在群内沉浸式沟通,并进行业务协同操作。
 
另外,跨部门协同能力可实现一键指派施工任务,每日群内可以进行快捷点工,实时进行劳务成本统计。项目管理层在群中可直接查收群日报,查看项目智能看板,实时掌握项目进度及经营数据,为项目管理提供了决策依据。
 

 
斗栱云解决场景问题的底层逻辑,其实与钉钉酷应用一脉相承。
 
与钉钉合作之后,借助钉钉开放的能力,斗栱云在产品设计以及用户体验上都发生了改变,脱离了原本传统软件的使用模式。
 
酷应用由钉钉生态开发,用户可以在钉钉工作群或聊天窗口中直接调起应用组件,不需要下载安装应用,也无需跳转到别的界面。同时,钉钉生态的业务应用可以以卡片的方式推到群、单聊、日历、文档等场域,让业务更流畅,让消息流成为业务流。
 
一句话,酷应用就是“将业务融入IM聊天场景里,聊着天就把工作都做了”。斗栱云也是顺着个思路,解决了困扰建筑行业已久的一个个场景难题。
 

 
接受智谷趋势专访时,斗栱云反复强调酷应用的“名言”,看来深有共鸣——从“人找应用”到“应用找人”,从“人找数据”到“数据找人”,从“被动工作”到“主动探索”。
 
这也让安徽鲁班集团呈现出与云南建投相得益彰的效果。
 
如果说云南建投从宏观维度,通过“链”的理顺,探索建筑数字化路径;
 
安徽鲁班则从微观维度,回归于“人”,解决具体场景中人的痛点,激发人的创造力。通过具体的人对数字化的践行,从源头繁荣整个建筑数字化的生态。
 
安徽鲁班分管信息化建设的副总裁曾说:

斗栱云酷应用确实是保障鲁班集团工程建设生产力的一把利剑,让一线员工可以更快速地进行使用,加速了企业信息化建设。

 
建筑行业内部有“八大员”的说法,对应的就是建筑行业的施工员(测量员)、质量员、安全员、标准员、材料员、机械员、劳务员(预算员)、资料员,他们对接、管理着参与工程的各种企业、组织乃至个人(劳务用工)。
 
他们为了一个项目或工程组成一个临时团队,工程结束各奔东西。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又用一座座桥梁、一条条道路、还有一个个机场与港口,连接五湖四海。
 

图源:西南铁路
 
今天,数字化工具早已不该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如何能让这些“八大员”,无论来处、学历、文化程度,都能真正用起这些工具,才是数字化的关键。
 
在钉钉和斗栱云眼里,人不是工具,而应该让工具真正成为工具。具体到建筑行业,就是管理软件工具化,把这个事变成一个真正普及化的事。
 

 
“基建狂魔”、大国工程的光环,我们很容易把建筑行业与时代的宏大叙事联系在一起。
 

 
毕竟那些高铁、地铁、高楼、机场、港口、隧道,并不只是基建能力的单选题,而是一个大国国力的综合体现。
 
而数字化更是一个宏大时代的潮流。在这个角度上,我们探索建筑行业数字化,更像是双重宏大叙事的叠加。
 
不过钉钉酷应用、斗栱云的破题方案却不约而同选择了细微之处——对建筑从业者,对一个个具体人的解放。
 
毕竟任何建筑终究是为了人更好的生活,反过来对于那些建设者来说,亦然。
 
只有这些建筑从业者以最简单、最无形的方式拿起了数字化的武器,建筑行业的数字化也才能成为最终的可能。
 

图源:西南铁路
 
钉钉希冀的也不是大包大揽、一蹴而就。而是给建筑行业带来一点新东西,注入一点新变化,然后让改变慢慢发生。
 
随着建筑行业的不断积累与发展,以及工业产能累积超过美日德之和的完整产业链的构建,中国正在成长出一批更加符合全球产业进化方向的数字化管理工具,钉钉算是其中的代表。
 
除了钉钉,还有更多的工业软件和解决方案提供商正在这个大的背景之下蓬勃生长。
 
改变的开始,不见得都是宏大的。就像那些建筑从业者看似细微。
 
但他们最终留下的,是一栋栋拥抱天空的大楼,是一条条穿越黑暗的隧道,是一座座沟通外界的桥梁,是一条条风驰电掣的高铁……
 
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图源李富彬
 

 

NEWS

新闻动态